首页 »

对话戴海波:自贸区半年干了啥

2019/9/12 22:48:45

对话戴海波:自贸区半年干了啥

 

自贸区“四大任务”

 

自贸直通车:自贸试验区成立快半年了,您如何评价这半年的工作?

 

戴海波:按照党中央的要求,围绕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在国家各相关部委大力支持下,去年9月29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成立。目前自贸试验区运转顺畅,制度创新成效初步显现,保持了区域良好发展势头,可以说是“开局良好、运行顺畅、初见成效、充满更多期待”。

 

自贸直通车:自贸试验区成立以来推出了多项经济改革措施,但市场上依旧有人对什么是自贸试验区,试验区的核心任务是什么,不甚了解。您能简单介绍一下吗?

 

戴海波:通俗点说,自贸试验区就是中国打造开放型经济的一块改革“试验田”。制度创新是试验区的核心任务,我们开展的工作主要集中于四方面的创新:投资管理、贸易监管、金融监管和综合监管。

 

在推动投资管理体制改革方面,我们制定发布了2013年版负面清单以及新的外商投资管理办法,负面清单具体到行业小类,政策空间进一步释放。

 

负面清单以外的外商投资项目核准和企业合同章程审批已全部改为备案管理。目前在负面清单以外实行备案的新设项目占比90%,超过负面清单设计时备案项目占比85%的预测目标,符合试验区产业发展导向。目前我们正在抓紧制定2014年版负面清单,总的方向是参照国际通行规则,进一步增进透明度和开放度。

 

在加快贸易监管制度试点方面,我们创新“一线放开、二线管住、区内自由”监管制度。目前海关推出了19项改革举措,试点凭舱单"先入区、后报关"、"分送集报、自行运输"等模式,实施了"即时进出、集中申报"以及自动审放、自主报税、联网监管、优化查验等便利化措施。

 

检验检疫出台了23项监管制度创新,实施"即查即放"、"快检快放"等查验模式,推出了入境再利用产业支持措施,并探索"采信第三方机构检验结果"、进口产品风险分级管理等制度。下一步,我们将更多地借鉴国际经验,推动建立透明化的制度标准,确保符合条件的区内企业均纳入试点范围。

 

去年12月2日,人民银行发布了金融支持自贸试验区建设30条措施,之前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也出台了相关支持文件。我们重点围绕建立试验区分账核算的账户体系,推进投融资汇兑便利、人民币跨境使用、利率市场试点和外汇管理改革五个方面进行制度创新。

 

继去年底跨境人民币双向资金池、跨境人民币借款两项业务启动后,今年2月人民银行先后出台了五项实施细则,涉及人行30条《意见》中跨境人民币使用、利率市场化、外汇管理体制三大部分共11条措施。

 

这些细则发布后,人行《意见》中除"自由贸易账户体系"和"投融资汇兑便利化"两部分外,其余大部分内容已经进入具体操作阶段。下一步我们将积极推动各项细则的落地实施,帮助区内企业尽快开展业务,充分发挥出金融改革的政策效应。

 

目前,我们管委会还以协同联合监管及综合执法制度、企业年报公示制度、社会组织参与市场监管制度、社会信用制度、安全审查制度、反垄断审查制度等6方面为重点,创新政府管理方式,加强综合监管制度建设。

   

功能拓展是上海优势

 

自贸直通车:市场非常关心,今年自贸试验区在服务业扩大开放方面还有哪些新举措?您能透露一下吗?

 

戴海波:今年以来,司法部、交通部先后发布了自贸试验区放开中外律师事务所合作、国际船舶运输和管理外资股比限制的工作方案和实施办法。目前自贸试验区2013年提出的23项开放措施中,除有限牌照银行1项外,其余22项已经落地。

 

今年我们将结合编制2014年版负面清单,探索对育幼养老、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检测检验认证、影视出版等服务业领域提出新的扩大开放举措,对海洋工程装备、航空航天制造、新能源等新兴制造业领域提出外资准入的开放措施。

 

自贸直通车:制度创新固然重要,但成熟的制度终究会被复制和推广,对上海来说,改革带来的最大红利会是什么?

 

戴海波:借助自贸试验的东风,破除制度障碍,在符合国际通行规则的营商环境下,拓展贸易、金融、航运功能,加快四个中心建设,这可能是上海独特的优势。

 

在贸易中心建设方面,我们要培育亚太营运中心,实施亚太营运商计划,推动首批20家亚太营运商获得集团总部授权,建立整合贸易、物流、结算功能的亚太营运中心;二是深化贸易平台功能,做大做强外高桥十大专业贸易平台,在森兰区域推出国内首个"前店后库"进口高端消费品保税展示交易平台,对外文化贸易基地引进180多家国内外知名文化企业,全国首个艺术品保税仓库建成并投入使用。三是发展新型贸易,推进混合型全球维修检测基地建设,国内首个跨境贸易电子商务服务平台"跨境通"正式上线运营。

 

在金融中心建设方面,一是积极搭建面向国际的交易平台,推动金融服务平台新设、增设交易场所和开展新产品交易,打造自贸试验区多层次的金融市场体系。二是做好金融机构的引进和服务工作,目前已有43家持牌金融机构、102家类金融机构、147家金融信息服务和1090家投资资产管理公司和一批金融市场入驻试验区。三是推动融资租赁全面发展,试验区新设34家外资融资租赁母公司,区内融资租赁项目累计达到252个,租赁资产规模超过55亿美元。

 

在航运中心建设方面,一是拓展国际中转集拼功能, DHL北 亚枢纽在浦东机场启动了航空快件国际中转集拼业务,洋山和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中转集拼功能也进一步深化推进。二是深化启运港退税和沿海捎带政策,研究扩大 启运港退税试点范围,推动中资方便旗船舶开展沿海捎带业务。三是研究国际船舶登记制度,在市建交委牵头下,会同相关部门加强与交通部的协调对接,积极研究 国际船舶登记试点工作。

   

试验区管理条例将出台

 

自贸直通车:很多人说,现在的改革不是“摸着石头过河”,而是“打破围栏探路”。法制层面的破与立,自贸试验区会有哪些动作?

 

戴海波:目前,全国人大、国务院针对试点内容已暂时调整实施3部法律、16部行政法规和4部国务院文件的部分规定。13个国家部委制定了支持自贸试验区建设的政策措施和相关文件。

 

同时,市政府落实好相关管理办法的发布实施,并启动自贸试验区《条例》制定工作,争取上半年出台管理条例。此外,自贸试验区管委会认真做好总体规划编制、改革任务跟踪深化以及前瞻性研究,及时落实配套建设、新闻发布、接待服务等日常工作机制,保障了 自贸试验区各项改革试点的有序推进。

 

总之,自贸试验区将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牢牢立足国家战略,以制度创新为核心,力争用2-3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形成国际化、法治化、市场化的营商环境,探索出一套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和做法,努力用高质量的实验成果实现国家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