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奉贤一养猪场和医院一墙之隔,臭味阵阵令医生患者叫苦不迭

2019/9/12 17:07:41

奉贤一养猪场和医院一墙之隔,臭味阵阵令医生患者叫苦不迭

“你们医院怎么这么臭?怎么搞卫生的?”近日,丁先生经朋友介绍,来到这家位于奉贤区奉城镇奉柘公路941号的奉贤区皮肤病防治所。可还没踏进医院,丁先生就闻到一股恶臭。他通过“12345”,向解放热线·夏令行动反映:这家医院环境实在太差。

 

丁先生有所不知的是,恶臭并非医院过错,而来自于医院旁边的一家养猪场。而更尴尬的是,这家养猪场合法有证,设施齐全。

 

养猪场和医院,怎就“合法”地挨在了一块?投诉集中,留给养猪场的,只有关停外迁一条路吗?

 

养猪场成“众矢之的”

 

据了解,奉贤区皮肤病防治所虽然不大,但小有名气,许多病患甚至慕名从市区赶来就诊。年门诊接诊量超过40万,相当于每天都有1100多人来医院就诊。

 

7月21日上午,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前往这家医院了解情况。离医院50米开外,一股粪便恶臭便随风飘来,令人作呕。走进医院,大厅里熙熙攘攘,挤满了候诊病人。记者留意到,医院环境整洁,但阵阵异味挥之不去。“你们医院真臭!”一位紧捂鼻子的病患正向前台工作人员抱怨,其他病患也有不少捂着鼻子候诊。工作人员无奈摇头回复:“对不起,请您理解!这是隔壁一家养猪场的味道。”

 

“养猪场在边上,真是苦头吃足”。医院全科诊室主治医师孙颖祎见到记者后,大倒苦水,“我这个科室有上呼吸道感染的病人,必须按时开窗通风。而全医院这里离养猪场最近,就10米不到。一开窗,味道简直不能呆人。你看,病人都是捂着鼻子走进科室”……孙医生告诉记者,她一天要在医院9小时,每天被这重重的味道熏到头疼。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医院周围还有几十户居民和一家名为“晨曦园”的养老院。居民反映,最吓人的要属养猪场带来的苍蝇。“一块A3大小的苍蝇贴,一天下来就粘满苍蝇,多的时候有100多只。”

 

“一墙之隔”是历史偶然

 

顺着医院工作人员的指引,记者来到医院西侧的上海市奉贤区塘外种畜场,两者之间果然只有“一墙之隔”。记者看到,养猪场内,有十多座瓦房猪棚,每个棚内都有数百头猪。

 

记者留意到,猪棚内有专门处理生猪屎尿的排水槽和洒水装置。虽然存在污水外溢的情况,但整体环境并不算糟糕,只是有些恶臭。此外,猪棚还都装有大功率排风机。可能是猪棚内的恶臭被吹到室外,借着西风吹到了养猪场东面的医院。

 

 

养猪场的内部环境尚可。

 

说起影响了医院的环境,养猪场觉得有些冤。在养猪场工作人员带领下,记者来到养猪场最西边的一座瓦房。这里是猪粪储存处,成吨的粪便每天被收集到这里进行粪污处理:干湿分离、沉淀、发酵等。工作人员介绍,养猪场有相关资质,是正规经营。总占地面积15000平方米,年出栏猪超过1万头。养猪场内还设消毒池、污粪处理设备等,已尽力将污染控制在最小范围。

 

并且,也不是养猪场非得挨着医院。知情人士透露,医院成立于1975年前后,当时是给周围村民看病的卫生所。而历史更悠久的养猪场最早时也只是一个小猪圈。彼时两者并不挨着,加上猪少,臭味不重,双方相安无事。数年前,因为皮肤专科有特色,卫生所扩建成了公共卫生医院;而因为“菜篮子”工程的号召,养猪场也日益壮大,矛盾就此产生。

 

养猪场将关停外迁

 

两者相争,总得有人让步。医院院长褚引仙表示,该养猪场对医院的影响实在太大,很多患者误以为是医院本身就有臭味,很是冤枉。目前,已多次向有关部门提议,让养猪场尽快搬走。

 

政府部门如何处置医院和养猪场矛盾?奉城镇分管农业的副镇长冯藕华告诉记者,该养猪场已列为2016年环境整治对象。计划是2016年11月30日将养猪场全面关停,力争在年底前拆除养猪场,并做到农田复耕。冯藕华强调,针对该养猪场的搬迁评估已经完成,如果逾期,将对该地实行停水、停电的措施。而养猪场也向记者表示,不久将外迁。

 

养猪场关停,其背后还有深层次的考虑。奉贤区农委副调研员马国华告诉记者,未来,上海从生态承载力角度出发,按照1:1的生猪与农田配比,全市生猪养殖量将减少一半左右。奉贤区的养殖量也必须和耕地面积相匹配。目前,奉贤耕地面积占整个上海市1/10左右,但畜牧养殖量占到了全市的1/5,环境容量的比例失调了。按照合理规划,2014年奉贤养猪64.77万头,通过退养还耕的方法,三年退养40万头,到今年年底退养至25万头。奉贤区到2020年标准猪需减量到13.4万头。

 

同类投诉一个多月接报18起

 

每年夏令期间,养猪场的异味总是一个“挥之不去”的话题。奉城镇的这个投诉,因养猪场的关停外迁将得以缓解,但这其实并没有解决根本性的问题。

 

记者翻阅了“12345”,今年6月以来已接报18起同类投诉,处理方案多半采取拆、关、迁等措施。如:金汇镇木行中心路梁典北路一种畜场年底将关闭;青村镇金钱路申隆二村94号楼旁边养猪场年底将拆除。但是,上海这样一个大城市,对猪肉的消费量大,除了关停,是否还有其它措施。

 

养猪场被勒令关停,工作人员颇有些无奈地对记者说:“若要养猪不臭,除非猪不拉屎、不撒尿。”这当然是气话。但记者一直有个疑问,难道养猪场就不能选址更合理些?就没有手段让臭味少一些吗?


【他山之石】

 

办法还是有的。据媒体报道,浙江一种猪育种基地,在靠近养殖区的地方,有数十个深达五六米的污水池,可以容纳1500立方米的污水。就连猪的排泄物也是采用当前最先进的工业处理工艺实现全程消纳。猪粪经风干、添加微生物、堆积发酵等工艺后,制成无公害、无污染的新型活性肥,可用于苗木、蔬菜种植。污水处理后可用于猪栏冲洗、苗木灌溉和水产养殖,实现了生产用水的自我生态循环。沼气可以用来发电,平均每天可发电1200KW,基本满足养殖场污水处理用电需要。养殖场内安装空气净化系统,基本让猪棚不再恶臭熏天。

 

国外又是怎么养猪呢?2010年,“猪肉大国”德国只有5.9万家养猪场,但却是全球第三的养猪大国。其秘诀在于厚植规模高效的养猪业:一方面德国通过立法来界定养猪场的数量与规模,规范养猪场的生产,确保生态安全;另一方面,德国通过加大对环境无害饲养技术的研究推广和相关标准的制定,有效降低了养猪业的污染水平。

 

养猪场除了关停外迁之外,希望相关职能部门考虑得更多一点,手段也更多一点。

 

题图来源:由作者提供 图片编辑:苏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