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年会不会还有大老虎落马?中纪委这样说

2019/9/12 17:07:40

今年会不会还有大老虎落马?中纪委这样说

中纪委六次全会昨天刚刚闭幕,今天中纪委四位官员做客国新办新闻发布厅,发布“猛料”、回应热点问题。

 

四位中纪委官员分别是,中央纪委副书记吴玉良,监察部副部长肖培,中央纪委宣传部部长陈小江,国家预防腐败局副局长、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局长刘建超和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主任罗东川。

 

到场的记者可不是来打酱油的,社会各界关心的反腐问题基本问了一个遍,而且一个比一个刁钻。中纪委官员回应的时候不慌不忙,有问必答,流露出自信和底气,他们还引用了当下热映的《芈月传》和《老炮儿》举例,不乏妙语连珠。

 

大家关注的这两个人,都有了下落

 

四川省长魏宏失联多日,他去哪了?令完成逃往美国,抓回来没有?这两个人无疑成为了这次发布会的焦点人物。

 

中纪委分别作出回应,魏宏同志涉嫌严重违纪,正在反省思过,下一步将根据违纪的情况作出相应的处理。“反省思过”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对高级官员案件审查情况中。关于令完成这件事情,中方正在处理,也在和美国进行沟通。

 

外界热议的十大问题,都做了回应

 

1.今年是否还会有“大老虎”落马?

 

有记者提问,过去的几年有令计划、周永康等“大老虎”被打下,中纪委是否还能延续这样的趋势?

 

罗东川表示,党中央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反腐败坚持全覆盖、无禁区、无上限。任何人都没有丹书铁券,也没有铁帽子王。

 

2.中纪委今年会对股市“开刀”吗?

 

有记者提问,A股暴跌引起了市场广泛关注,中纪委是不是有针对这个东西做专项金融反腐上的布局?

 

吴玉良表示,反腐败和金融是相关的,腐败问题必然导致金融一些暗箱操作,引起一些不正常的现象。金融领域反腐败只有深入进行,现在进行巡视,全面摸底排查。

 

肖培补充,巡视是巡政治,不是巡业务,不是巡股票市场。我们是看金融单位、金融机构有没有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特别是中央经济工作方针,有没有在金融行业、领域坚持党的领导。现在发现的问题是恰恰是有的单位党的方针没有得到有效贯彻产生的问题,对央企和金融机构新一轮巡视的意见即将反馈。

 

3.如何区分妄议中央和提意见建议?

 

“妄议中央”在发布会上很受关注,有记者提问是否有一个标准,如何将妄议中央和提意见建议区别开来?

 

肖培表示,新修订的处分条例中,妄议中央大政方针,后面还有一句话,即“破坏党的集中统一”,没有后半句话的解释就不完整。我们听得起批评,我们也欢迎批评,但全党干部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对党的基本方针、理论、路线定下来的,必须统一执行。

 

罗东川表示,过去处理干部都是看贪腐,随着调查深入,不断发现腐败官员无一例外存在政治纪律问题,妄议中央就是其中特别严重的。乱说乱讲乱议论,违反政治纪律带来的破坏远远比贪腐还要严重。

 

4.中国的腐败是结构性的?

 

有国外记者认为,现在腐败是一个更广意义上的结构性的问题需要进行处理。对此,吴玉良表示,2015年全国反腐共立案33万件,处分33.6万人。这个数据听了之后是绝对吓人的,但如果放在8700万中国共产党员的基数上来看,比例并不大。我们的腐败并不是结构性腐败,出问题的干部总归是少数,大多数主流是好的,这道算术题还要算明白。

 

5.反腐是“纸牌屋”般的政治工具?

 

美国有线电视CNN的记者提问,中国的反腐是否是如纸牌屋一般的“政治工具”?

 

吴玉良表示,最近有部热播电视剧《芈月传》,那个时代有本《吕氏春秋》,其中记载了《疑邻盗斧》的故事。当一个人怀疑邻居偷了自己的斧子的时候,看邻居走路姿势、表情甚至是说话都像是偷了斧子。认为中国反腐是“政治工具”,也就是带着有色眼镜的人,带着先入为主的错误观念,就得出了一种歪曲的结论。

 

6.党纪与国法到底是啥关系?

 

有记者提问,如何认识党纪和国法的关系,肖培引用了最近热映的电影《老炮儿》中的一段故事。他说,群众向中纪委举报情况,台词是“我这不是报警,是举报。”这里就是把纪法分开解释了,报警是法,举报是纪律。

 

肖培说,依法治国,法律是全体公民的底线。把纪律和规矩挺在法律的前面,更是体现了全面从严治党,抓早、抓小,防止党员不至于走向违法深渊。

 

7.反腐让官员意志消沉不作为?

 

有记者提问,高压反腐、查办官员是否会影响经济发展,是否会让官员消极、不作为?

 

吴玉良说,可以做一个逆向思维,就是腐败导致一些干部作为了,如果作为腐败的利益驱动导致作为,肯定是乱作为,破坏市场秩序,破坏社会环境。散播这些论调的人中,可能有一些是有问题的干部,他们希望借此让反腐放松些,这样就不会反到自己头上。

 

刘建超表示,这种论调一个伪命题。提出这个理论的人可能是另有所图或是人云亦云。反腐不仅是对品行低劣、违法违纪的干部的警示和严惩,更是多不会为、不善为干部的警醒和倒逼,使其可以有所作为。

 

8.如何保证反腐有足够人力物力?

 

外国记者提问,拍蝇打虎需要排除纪律检查组下到地方,花费很多资源,如何继续既打虎又拍蝇?

 

罗东川表示,在这个问题上,中央纪委和地方纪委就扮演了不同的角色。高级干部“打老虎”由中央纪委直接负责;而省、市甚至县、乡的相应纪委,则负责其他人员的反腐工作。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负有领导、指导的职责,这样便能保证打虎拍蝇工作的整体推进。

 

9.“断崖式处理”的依据和标准是什么?

 

有记者提问,近年来有一些省部级官员受到了断崖式的降级处理,依据和标准是什么,这些官员后来生活待遇发生哪些具体的变化?

 

罗东川说,断崖式处理是新闻媒体形象的说法,比如从省部级降为局级,有的降为处级,有的降为科级。按照党的法规规定,按照纪律处分条例,按照案件检查规则、审理工作条例的规定,针对违纪的不同情况,按照违纪的事实,按照纪律处分相关规定,区别不同的情况,这也是中纪委提出的“四种形态”当中的一种。

 

10.移民国外仍可保留中国户口,是否为国际追逃造成困难?

 

意大利记者提问,移民到国外的中国公民依然能够持有或者不失去中国户口,是否会为追逃海外贪官造成困难?

 

刘建超表示,中国公民移居其他国家,依然保持中国户口,根据国际法,也根据中国出入境管理法的规定,确认这些人依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如果有经济犯罪,就要受到天网行动下猎狐行动的缉捕;如果这些人是党员或者国家工作人员,在整个天网行动下对国家工作人员的缉捕,对我们开展追逃追赃不构成任何障碍。

 

(本文摘自人民日报客户端,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