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天下丨那些生活在“哈里发国”的IS新娘们……

2019/9/12 13:32:58

译天下丨那些生活在“哈里发国”的IS新娘们……

 

“伊斯兰国”(IS)武装分子的妻子、生活在拉卡的女人——这是一个易被遗忘的群体。她们为何来到IS,又亲身体验到哪些真相,未来将何去何从?本月17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特别报道讲述了那些生活在拉卡的IS新娘们的故事,现编译如下:

这里的所有人都表示,当了解“伊斯兰国”(IS)的真实面目后,除了震惊就是恐惧。她们是IS武装分子的妻子,曾被诱骗至所谓的哈里发国,现在被困在行将崩溃的军事大本营和她们自己的国家之间,而这其中大部分国家并不愿她们返回。

一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妻子在低头沉思。

一位IS成员的法国裔遗孀,梦想着在地中海的沙滩上穿着比基尼享受日光浴;一位来自叙利亚霍姆斯的英语教师,她说自己在去往土耳其的途中在拉卡被伏击,并爱上了一个来自摩洛哥的武装分子;还有来自印度尼西亚的三姐妹,她们称自己被免费的医疗和教育条件吸引,所以被诱骗至拉卡,也就是“伊斯兰国”自称的哈里发国。

在叙利亚沙漠的高温灼热下,许多逃跑的IS成员的妻子和她们的孩子们一起,在坚固的混凝土铸成的监狱里等待着。她们被分隔在不同的难民营,距IS事实首都拉卡北部约50公里处。

赛达来自法国南部的蒙彼利埃,戴着碎花头巾的她说,“我热爱生活,我热爱工作,我爱我的牛仔裤,我爱我的化妆品,我爱我的父母”,“我唯一想做的是回去,驾着我的车再旅行回来”。

她坐在14个月大的儿子旁边,儿子的脸上是昆虫叮咬的印记,这是他们从拉卡逃出来时在野外留下的。赛达的丈夫是一个叫亚辛的武装分子,他们付了6000美金给走私车,希望借此机会逃出拉卡。亚辛死于途中,留下陷于困境的她和年幼的孩子。

一个独自坐着的孩子。

同赛达一样,来自不同国家的妇女涌向“伊斯兰哈里发国”,因为她们被承诺将在那里和虔诚的、强壮的男人一起开始新的生活。然而,她们的真实境遇却是完全不同的。

这个法国女人回忆起刚到拉卡的时候,她很快被安置在一间女性宿舍里。在那里,新来的女性等待着被IS武装分子挑选。

赛达说:“一个女人到达那里,需要制作一份简历。即写下她的姓名、年龄和性格,以及想寻找什么样的丈夫。男人们也有这样的简历。男女双方见面,交流15-20分钟,然后决定合适与否。如果彼此都同意就结婚,非常地迅速。”

梅是一位来自叙利亚霍姆斯的英语教师,她说自己来拉卡并不是在寻找未来的爱人,只是在去土耳其的途中路过拉卡而已。当她遇见比拉时,她和孩子住在朋友家里,而比拉就住在隔壁。

梅,来自叙利亚霍姆斯的英语教师。

“是上帝把他送到我身边。”梅笑着说。就像其他很多被关在监狱里的妇女一样,梅将比拉形容为好人,是一个非战主义者。

“她们(欧洲妇女)可以看到‘伊斯兰国’的男性是带着枪的强壮男人,可以保护她们,就像电影里一样。但结婚以后,她们都对事实感到震惊,在三、四天或一个月之后,就离婚了。”她提到有一个女人至少离了六次婚,直到哈里发国离婚法院的法官威胁她将受到鞭刑或被拘禁。

在丈夫被投入附近的科巴尼的监狱后,梅极度悲痛。她在监狱的墙上用蓝色颜料写下丈夫名字的首字母,并画了一个心形围住这些字母。梅说如果再也见不到丈夫,她不知道未来要做什么。“我希望有人能杀了我,因为我不能自杀。”

监狱外的铁丝网。

在监狱外的帐篷里有三位新人,来自印度尼西亚的三姐妹——拉赫马、菲娜和努尔,她们说自己从未真正地与IS武装分子结婚。三姐妹花了很多钱,与家人一起从雅加达旅行至拉卡。她们失望地发现,IS的战士并非她们曾经想象的“纯洁的穆斯林”。

“他们说为了安拉而圣战,但事实上只追求女人和性,这是多么令人厌恶。”拉赫马说。

努尔说:“妇女们在宿舍里的行事方式完全不是伊斯兰式的,她们不讲礼貌,随意评论别人,互相叫喊和打骂。对此我真的非常惊讶。”

三姐妹说她们来到拉卡,是为患有癌症的拉赫马寻求免费的医疗,也是希望菲娜可以学习计算机。现在,她们正在与印度尼西亚的大使馆取得联系,以便能早日回到家乡。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图片来源:CNN网站 图片编辑:项建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