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看雾霾:喧嚣之后我们更应冷静

雾霾成了最近网上热词。作为一名专业方向为资源与环境保护法的高校教师,我也有话想说——毕竟一阵喧嚣之后,我们更应仔细地看中国的环境保护问题,或许真的没有那简单,我们既要讲战术,更要讲战略。

 

首先来看看有关中国环境问题的几个大前提

 

1、环境治理与经济发展的关系。这是最为老生常谈的一点,中国用了30年的时间完成了发达国家200多年的工业化、现代化进程,而工业化必然带来高污染。众所周知,污染治理的成本是极高的,必须要有足够的经济体量的支撑(不然很可能就玩崩了)同时还必然会牺牲一定的经济发展。

 

然而,当前的中国正同时面临着经济增速放缓和环境污染的双重考验,如何处理好环境保护和经济新常态之间的关系确实需要巨大的智慧。经济达不到一定的增速,要玩崩,环境进一步恶化,要玩命,真的好难。

 

2、能源结构的改革谈何容易。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需要的是能源和科技,但归根到底还是能源,不然美国有苹果、有微软为什么还要死盯着中东的石油和本土的页岩气不放。

 

世界上没有永动机也没有绝对清洁的能源,使用能源必然带来一定的污染,我们能做的只是选择尽可能清洁的能源。但中国的现状是光伏产业奄奄一息、核能成了敏感话题、石油天然气大量依赖进口且定价权牢牢掌握在西方手中(我们已经在这个上面吃了好多亏了),所以,能源结构的改革谈何容易。

 

3、中国的人口和工业结构问题。我国的西部地区虽然蕴藏大量的资源,但工业和人口还是集中在黑河腾冲线以东。可以说我们有战略纵深,但缺少环境纵深。西方国家现在为什么排放少、空气好,除了他们重视环境保护的原因外,最最重要的是他们把工厂都造到中国了。那我们难道也要把工厂移到国外吗,在当前这个阶段,我想产业工人一定不会答应。

 

4、缺少相关法治环境。中国的环境立法多达30多部,不可谓不成系统,但就如同中国很多其他的法律一样,除了可操作性不强外,在具体执行中往往遇到的是很多非法律的问题。我的一位导师曾经多次参与环境侵权的诉讼,他在课上多次和我们谈起环境诉讼的不易,不仅仅是取证和程序,更难的是胜诉之后的执行,你的对手不是一家两家企业,而很可能是背后的地方保护主义。

 

那么,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1、在战略上学习日本

 

我们必须要承认,我们的这个邻邦在很多事情上确实有一套,不仅仅是马桶盖子,也包括环境治理。在环境问题上,中国和日本有着同样的密集人口,同样在短时间内经济高速发展,也同样经历了惨痛的环境污染(有兴趣的可以查一查日本20世纪发生了多少公害事件和四大公害病)。日本曾经也是毒大米横行,但人家现在大米价格卖得是我们最好大米的好几倍。可以说,日本在环境治理上是有战略眼光的。

 

首先要完善环境立法。日本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大量的环境立法,而且规定之细致,可操作性之强对于我们非常具有借鉴性。(例如,日本对于企业的职业环境的监察内容规定包括企业注册、作业条件、事故调查、员工投诉处理、员工胜任情况的检查、压力容器以及吊装设备的检查和批准、按照劳动基准法的要求检查企业的作业条件。而对于违反法律的情况,监察人员直接具有处罚权)。

 

我想,借着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东风,希望我们的环境立法工作者们也能够加加油、努努力,不断完善我们的环境法律法规,首先从顶层设计上让环境保护,让对排污者的惩治落到实处。

 

其次是要强调公民参与。公民的环境权已经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重视和认可,在日本等发达国家,通过建立完整的事先预防和事后补偿机制,并给予公民相应的权利参与到这一过程中,从而尽可能有效地避免环境侵权行为对普通公民所造成的人身和财产的损害。

 

我认为,无论是我们已经建立的环境影响评价制度,还是尝试建立的环境公益诉讼制度、环境侵权责任保险制度,都可以成为推进公民参与、保障公民环境权的可能选择。我们需要有人振臂一呼,更需要每一个普通公民的参与。

 

再者是逐步改善能源结构。日本在意识到能源对环境的影响后,并不是激进地推动能源改革的,或是直接下达治理指标,关停一些工厂,而是根据研究和评估,公布社会污染控制的总目标引导企业、公民减少环境污染。于是,核能被大量使用,街道上大量的是小排量的车辆。目前,我们国家也在进行类似的尝试,例如排污权交易等,虽然很多人对此并不以为然,但我觉得从战略高度进行污染的总量控制是必须的选择。

 

最后是重视环境教育。日本于1967年就成了全国中小学公害对策研究会,上世纪70年开始实施公害教育。1993年,环境教育更是被写进了《环境基本法》,而教育的内容更不仅仅只限于课本之上,而是充分融入校外和社会的实践,成为日本《环境基本计划》的重要内容。

 

2、战术上学习欧美

 

环境保护的相关技术同样是做好环境治理的重要方面。我认为,发达国家在治理环境过程中确实有许多领先并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

 

比如,我们要考虑到工艺的成本和中国的现实情况。比较实际的如脱硫工艺,汽车尾气减排技术还真的是有很大的发展和使用空间。但如果成本过高,甚至伤筋动骨,那就必须斟酌了,还是我最开始说的,当前中国,经济建设还是第一位的。

 

我们都希望我们的下一代能够生活在湛蓝的天空之下,但这必须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更需要我们理性地一步一步地改善、而非一场说走就走的运动。

 

因此,我们更需要冷静与务实。

 

来源地址:学者看雾霾:喧嚣之后我们更应冷静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