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入世15周年|中外专家:入世15年的中国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今年是中国入世的第15年,中国在成为全球第一贸易大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带来了世界经济的翻天覆地变化。全球价值链正在形成,并为新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奠定基础,同时中国也一直面临着不少非议,例如“中国没有履行入世承诺”、“中国得到更大利益致使别国受损”等等。

 

“事实上,中国入世15年是自由开放大于承诺,外资作用大于外贸,要素合作替代产业分工。” 在2016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顾问委员会年会上,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副会长张幼文指出,“中国入世15年的意义不在于‘市场经济地位’这一横亘多年的问题,或者讨论转型是否完成,而在于我们如何看待中国的外贸发展模式,以及中国和世界经济的关系。”

 

外资企业是中国出口增大的主力军

 

数据显示,2000年以后,中国整体经济规模和出口规模持续上升,出口总值在2015年达到23437亿美元。出口总值的快速增长让中国入世红利长期被认为是受益于他国开放的红利,来源于成员方降低关税、贸易创造和贸易转移效应,或者是出口对GDP的拉动效应等结果。

 

“这种认识是局限的。”张幼文指出,市场开放是对等的,同样是削减关税,中国取得的发展已经超过了部分成员国;此外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有85%是新产品,意味着中国出口的扩大并非完全由于获得最惠国待遇而导致的传统产品关税下降,实际上,原因主要在于跨国公司在中国投资创造的新产品不断增长,“外资企业是中国出口快速增长的主力,也是贸易顺差的主要来源。”数据显示,入世前后外资流入量呈现显著变化,2000年,中国实际利用外资为593亿美元,2015年突破1262亿美元,同时2001年起,外资企业进出口占比开始远超内资,直到2012年才得到逆转。

 

实际上投资超越贸易已经成为全球化发展的趋势。这意味着,跨国公司可以通过直接投资进入东道国市场,以投资替代贸易;或者跨国公司投资创造贸易,使东道国闲置的生产要素得到利用,从而提升贸易出口能力;另外还包括跨国公司重新布局全球价值链分工,使之发生本质变化,从而产业链贸易变成产品链贸易,以投资改变贸易。“类似的,中国也应该以投资带动本国贸易发展,以国家投资带动民间投资,用跨国购并或收购品牌、技术等,带动国内产品出口。"张幼文说道。

 

价值链重构期中国要坚定开放原则

 

中国入世15年为世界经济带来诸多变化的同时,也带来一些思考。“中国入世,不仅全球市场增加了10亿劳动力,也增加了10亿消费者,大大提升了全球贸易的产品和服务数量。”世界贸易组织首席统计学家埃斯卡斯说,“但中国要如何深度融合到全球价值链当中,还需要参与制定更长效的贸易规则。”

 

世界贸易组织前副总干事哈拉指出,中国对全球价值链的参与已经渗透到全球,特别是在中小企业的全球数字化贸易、电商交易中,中国已经起到了主导性作用。随着商品和服务边界的模糊,中国要争取贸易自由化规则的进一步放宽。“多边贸易体系协商需要时间、信息、成本投入,中国的经济体量和规模决定了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发挥更大的作用,从而帮助其他政府能力弱小的成员国家争取公平竞争的机会。”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全球价值链进入了不同层次竞争的新阶段,全球贸易规则也迎来了重构期。对此,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理事长兼总裁王新奎表示,中国要坚持以开放来促进改革。开放和改革并行是长期坚守的原则。自1985年起,中国为入世所做的大量积累就包括主动削减关税、汇率改革以及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在入世以后中国也不断在经济和贸易规则上作出调整。“如果把开放和改革割裂,就是忽视了入世15年以来最宝贵的经验。”

 

世界经济进入投资超越贸易的阶段,需要更开放的投资和体制去营造宽松环境,这是我国推进自贸区试验和进一步开放的核心。“中国要主导高水平的自贸区发展,引领新一轮双边和区域合作。”张幼文说道。

 

WTO在国际经济体系中仍有重要价值

 

在全球层面,经济贸易体系也亟待更自由和平等的规则以及成员国更高效的反应。十年前多哈回合谈判的中止,让不少人质疑世贸组织地位是否正在下降。

 

“多哈回合谈不下去,恰恰意味着全球化进入了重构的新阶段。”王新奎说。多哈回合的困难,不等于WTO解散。张幼文说,WTO作为全球贸易自由化组织依然有效,贸易争端解决机制可以保障贸易公平,但进一步深化的受阻仍是发展议程的难题。

 

张幼文指出,中国在WTO中要避免“承诺少、水平低、过渡期长、开放时间晚,”争取在WTO中承担主导作用。

 

栏目主编:吴卫群 邮箱:wu-chen@163.com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来源地址:中国入世15周年|中外专家:入世15年的中国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