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歌剧院舞剧团在《早春二月》中复苏

这两天,上海歌剧院舞剧团正在加紧排练《早春二月》,这部舞剧3月3日、4日将在上海大剧院与观众见面。这也是上海歌剧院舞剧团在其60年历史上首次尝试现代舞剧。为此,上海歌剧院邀请来享誉国际的现代舞编导王媛媛及其团队,在编排《早春二月》的同时,也通过现代舞的训练和整体实力的提升,让曾经辉煌但沉寂多年的上海歌剧院舞剧团在《早春二月》中复苏。

 

打造具有江南风格的现代舞剧

 

《早春二月》改编自柔石的中篇小说《二月》,讲述上世纪20年代,怀有改变旧中国理想的青年知识分子,在压抑扭曲的社会现实面前的苦闷彷徨。上世纪60年代,导演谢铁骊曾将这部小说搬上银幕,孙道临饰演的男主人公萧涧秋的形象深入人心。王媛媛说,《早春二月》的故事发生在江南,它的气质很适合上海歌剧院舞剧团。同时,故事主人公内心的彷徨挣扎,也非常适合用现代舞手法表现。今年春节,王媛媛特地去拜访了柔石故居,感受江南的人文气息。她不想用已经固化、标签化的元素来呈现这个故事,而是希望用创造性的现代舞肢体去诠释对原作的理解,给观众带去无限的想象。

编导王媛媛。

担任《早春二月》作曲的杜薇是王媛媛的老搭档,去年刚凭借《我不是潘金莲》电影音乐获得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创音乐奖”提名。此次接受邀约,最吸引她的是上海歌剧院同时拥有舞剧团、合唱团和交响乐团的得天独厚的条件。“这不仅在国内十分难得,在国际舞台上也是非常奢侈的事。现场音乐比录音更有生命力、更能激发出能量。而合唱可以作为一种音色、一种音响信号来表达剧中抽象的精神世界,为人物复杂心理的塑造推波助澜。我刚听了乐队的排练,渐入佳境。虽然我白头发越写越多,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杜薇是北方人,她反复从小说和电影里去寻找灵感,用音乐去想象江南的早春二月。她在创作中甚至会一个人跳起舞来,通过模仿主人公的动作,去揣摩他们内心不断涌动的激情。

作曲杜薇。

舞美设计谭韶远用一个拱门、一块假山、一片树影就勾勒出江南的早春特色。贯穿始终的视觉主题是一艘大船的残骸,饱经风雨和动荡,在茫茫人海里寻找方向,隐喻了萧涧秋这一代知识分子的命运。服装的设计色彩清淡、材质飘逸,充满江南味道。

舞台效果图。

 

从民族舞到现代舞的大胆转型

 

在排练厅里跳完一段,扮演男主角萧涧秋的舞蹈演员陈鹏气喘吁吁地问王媛媛自己有没有比昨天跳得好。陈鹏和其他演员一样,都是跳民族民间舞出身,要向现代舞转型,他说了一个字:“难!” 扮演文嫂一角的苏楠楠说:“习惯的东西想要改变,非常困难。民族民间舞强调上身的感染力、表情的感染力,而现代芭蕾需要下身的力度和开度。经过训练,我们的身体潜能得到了激发。”

陈鹏扮演萧涧秋,杨晶晶扮演陶岚、苏楠楠扮演文嫂。

为了“改造”演员们,王媛媛带着助手从北京来为他们上芭蕾课和现代舞课,从基本功训练做起。“起初我怀疑过,他们能行吗?过去两个月来,他们吃了很多苦,我也看到了进步。但我对他们有更高的要求,希望他们能跳得更极致。”

上海歌剧院舞剧团曾在上世纪凭借《宝莲灯》《半屏山》《凤鸣岐山》《木兰飘香》等一大批优秀民族舞剧红遍中国。作品《小刀会》更是被誉为中国民族舞剧奠基之作。新世纪前后,上海歌剧院舞剧团一度强调走市场化道路和经济效益,沦为以伴舞为主的舞蹈团,舞剧创作断档。近年来虽凭借海派舞剧《周璇》、多媒体舞剧《奔月》受到关注,但影响力仍比不上辉煌时期。

如何在当下市场中找准定位,重塑风格,成为上海歌剧院现任领导班子一直思考的问题。现代舞剧《早春二月》的创排,无疑是一次大胆探索。上海歌剧院副院长吴洁说,在上海的国有文艺院团中,有专长芭蕾的上海芭蕾舞团和以民族舞见长的上海歌舞团。而上海歌舞团想要与同行院团错位竞争,就需要探索新的道路、树立新的风格。上海歌剧院党委书记范建萍说:“这次借助《早春二月》的创排,希望能帮助舞团转型,以现代舞为未来发展的新方向,迎来新的创作春天。”

 

来源地址:上海歌剧院舞剧团在《早春二月》中复苏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