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说了那么多,真正的不确定性在于他会怎么做

刚刚过去的2016年,有太多始料不及,我们见证了英国脱欧、特朗普胜选、印度废钞、土耳其政治转向、韩国政坛动荡、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等一个又一个“黑天鹅”事件,这些事件概率虽小,却影响巨大。2017年,世界经济将面临哪些不确定性?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将给经济全球化带来怎样的转向?1月3日,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发布了《2017年世界经济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多位专家围绕上述问题进行了研讨。

 

 

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权衡指出,对2017年世界经济的分析可能需要换一个视角。过去观察世界经济,总觉得它是一个既定的格局,主要分析的是世界经济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以及中国如何应对。但是现在,中国经济跟世界经济处在一个非常紧密的深度融合的阶段,这种情况下,使得我们不得不把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放在一起来观察。也就是说,当中国经济也成为一个重要影响因子之后,就不能简单地仅仅将世界经济视为一个“外部环境”了。

 

 

《报告》明确提出,2017要特别关注7大变量对今后世界经济走向的影响,分别是:全球政策分化影响世界经济稳定增长;民粹主义的兴起导致全球化进程受挫;美国新总统上任将带来新的不确定性;美元加息可能加剧全球金融市场波动;投资贸易规则碎片化引发新的贸易保护主义;难民危机或将进一步挑战欧洲经济增长前景;石油价格上扬增添全球经济供给侧的不确定性。

 

 

关于不确定性,引发了与会专家的热议。权衡指出,最大的不确定性在于特朗普怎么做,而不是怎么说。事实上,如果把特朗普政策框架搭在一起,就会发现其在逻辑上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因此,特朗普如何实施他的政策,这才是对世界经济产生实质影响的东西,也是不确定性之所在。对此,上海市经济学会会长周振华也持同样观点,他指出,世界经济的确具有很大不确定性,但并不是全球化或逆全球化。事实上,自2008年以来,全球化就处于一个再平衡的过程中。只不过,之前这种再平衡是以一种隐形的方式表现出来的。特朗普当选以后,无非是把这种再平衡(包括对抗、重新瓜分等),公开化和显形化了。真正的不确定性在于,特朗普上台后采取的政策实施力度和程度到底是怎么样的。

 

 

经济全球化走向哪里?它是否到了一个逆转时期、停顿时期?对此,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前所长张幼文用三句话来概括:美国在收缩,欧洲在解体,东亚在对抗。他认为,全球化的发展前景确实值得忧虑,但对中国来说,实际上是面临一种新的全球化格局。当美国推动全球化的时候,它是以发达市场经济为准则的,一个国家要参与全球化,必须接受的规则都是以美国标准或者欧洲标准为参照的。然而事实上,各个国家的经济机制不一样,对全球化需求也不一样。当美国收缩以后,中国如何积极推动双边、区域的合作,并体现出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的需求?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在推动新一轮全球化上有一定的新空间。全球化是一个“窗口”,机遇与挑战并存,如果说前几年是机遇大于挑战,那么可能在未来几年中,我们不得不考虑面对挑战大于机遇。因此,在制定发展战略时,我们应更多注重国内市场开发、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并积极主导推动新的国际经济合作。

 

 

摩根斯坦利宏观经济分析师章俊指出,现在美国出现收缩态势,对全球经济最直接的影响是美元流动性在全球的收缩,美元流动性收缩导致美国需求萎缩,这意味着对于中国的出口,或者其他工业制造国的出口会减少,导致大宗商品的需求会减少,甚至导致全球需求链断裂。但反过来说,这种情况如果真的发生,也可能为中国创造了一个机遇。除美国以外,中国是最大的制造国,最大的单一消费市场,中国贸易可以通过经济转向消费。也就是说,可以通过中国消费市场进一步扩大,借助人民币国际化为全球提供人民币流动性,从而驱动全球经济增长。

 


【链接】

 

特朗普新政可能引发中美局部贸易战

 

《报告》指出,2016年美国宏观经济延续复苏势头,主要指标表现可圈可点。但是需要关注的是,特朗普新政对于中美关系产生的影响,可能引发中美局部贸易战。由于特朗普在经贸方面的“本土优先”策略,中美贸易或将面临难以避免的摩擦及冲突。但基于中美之间既有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经贸格局,以及美国总统惯有的对于中国“先抑后扬”的态度姿态,这种贸易战更有可能爆发于局部而非全局。

 

 

报告建议,中国应抓住美国战略收缩间隙推进战略布局。一方面,面对美方或将引致的贸易冲突,应积极应对,不退缩但也不激进。另一方面,美方在全球化的战略收缩将在客观上有助于RCEP谈判的顺利推进。中国在面对可能形成的逆全球化大势下,如何趋利避害则变成了需要思考的关键问题。


(栏目主编:王珍,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徐佳敏 邮箱:shhgcsxh@163.com)

来源地址:特朗普说了那么多,真正的不确定性在于他会怎么做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