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人如何把演了349年的《吝啬鬼》做出新意

法国兰斯喜剧院总经理吕多维克·拉加德第一次来中国,和他一起首次访华的还有该院制作的现代版《吝啬鬼》,巡演首站选择在6月27日上海大剧院上演。

 

《吝啬鬼》情节家喻户晓,主人公阿巴公是高利贷商人,他贪婪吝啬,爱钱如命。为了省下嫁妆,他要女儿嫁给年已半百的老权贵昂赛末,又要儿子娶一个寡妇,他自己则想不花钱娶年轻美貌的姑娘——儿子克雷央特的情人玛利娅娜,为此闹到父子反目……作为法国喜剧泰斗莫里哀五幕散文喜剧,《吝啬鬼》自1668年9月9日首演以来,历经349年的时光洗礼。经典新演,每个导演都会被问到如何让现代观众接受? 对此,拉加德早有准备,“莫里哀刚创作《吝啬鬼》时候,没有获得巨大成功。在他的时代,‘吝啬’被人抗拒,‘金钱’也不被人讨论。《吝啬鬼》相当先锋。反倒是今天,观众们普遍接受讨论钱引发的代际关系、家庭矛盾。阿巴公有很多缺点吝啬,他也很深刻。剧本同时存在着好笑和苦涩尖锐的特性,层次丰富。”在排演吝啬鬼时,“越严肃越可笑,越紧绷越可笑,观众能发出聪明的精神的笑。”

 

作为法国最重要的国立戏剧中心之一,兰斯喜剧院非常注重新作品的创作。这所国立戏剧中心拥有三十名专职艺术家,《吝啬鬼》揭露昏庸腐朽的贵族、无病呻吟的地主、冒充博学的“才子”、还有靠剥削起家而力图“风雅”的资产者、利欲熏心一毛不拔的高利贷者……拉加德在重读《吝啬鬼》后,被其深深打动,“喜剧性强烈却又张弛有度,使人物关系的苦涩和故事的荒诞性变得更加强烈。”他立刻想到可以加入现代的服装、舞美,并放在现代背景下呈现出来,“当时的剧作家多用诗体,莫里哀不同,他以散文体完成《吝啬鬼》,笔调优美、具体又非常直白,非常贴近现代日常使用的现代法语。《吝啬鬼》的代际冲突也极有代表性,阿巴公意在让他的孩子们屈服于他对利益的追求,禁止他们自由地选择自己的未来。我认为对于今天的社会而言,这是一个很好的主题。”

 

兰斯版《吝啬鬼》在开场时刻就让观众措手不及。与传统《吝啬鬼》版本将阿巴公处理为剧中主要的反面角色不同,兰斯喜剧院版的舞台之上,每个角色都是灰暗的,演员们摆脱了传统约束,以一种十分现代的表演技法演绎莫里哀的作品。年轻人冷色而时髦的现代着装,身材矫健双手持枪的阿巴公,涂着红唇推着登机箱的新时代媒婆,刺着纹身的雅克师父,拉弗来什商场促销式的戏仿……《吝啬鬼》让观众彻底忘却这是一部300多年前的剧作。剧评人王婧曾在法国看过该制作:“演员们以精湛的演技将每一个角色都做了大胆而全新的演绎,尤其是饰演阿巴公的法国中生代演员洛朗·普瓦特诺,给阿巴公这一角色带来了更加多层次的人性维度,除了将主人公年轻化、当代化,在塑造他的守财奴性格的同时还将他的冷酷,暴躁,专横,滑稽和神经质立体而传神地融入进角色,他每一秒的表演都扣人心弦。”普瓦特诺在接受沪上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不想为阿巴公的所作所为找人性化的理由,“阿巴公始终是黑暗的,没有其他情感影响他。我的压力挺大,力争把每个情节都做到极致。”

 

安托万·瓦尔斯的舞美设计也与拉加德的导演风格相得益彰。“阿巴公是一个商人、一个高利贷者,他是家庭企业的一把手。我决定在他的家中即在舞台上堆满货物。他的孩子和家中的仆人尽数为他对金钱的痴迷而服务,花销降至微乎其微,以积攒尽可能多的钱。于我而言,该剧的挑战就是要原封不动地使用莫里哀的原文,同时以现代美学的手法重现强大的喜剧力量。”阿巴公的家被设置成一个仓储中心,放眼望去,只有或高或低被码放德整整齐齐的货物,仆人们面无表情地进货、验货、运货,资本日夜不歇,周而复始地运作。“舞台犹如仓库,里面有箱子有来来往往的货物,这是网站亚马逊或者阿里巴巴的感觉。”在拉加德看来,这种场景设置是《吝啬鬼》引发当代观众兴趣的又一个要素。

 

“喜剧不仅仅是搞笑,而是社会深层关系和人性的反映。人们本能觉得,历史存在直截了当的断层,其实历史是一代代继承的。所以任何戏剧都不要停留在当时的时代,先继承,然后继续走下去。”拉加德说。

 

来源地址:法国人如何把演了349年的《吝啬鬼》做出新意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