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书记能撸县长乌纱帽吗?

这可是一条“正面报道”噢——某县城出了大事故,不但疑涉“责任”,而且引发聚集。市委书记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目睹此状,勃然大怒,当场拍板,撤了县长之职。这条新闻,到了第二天的报网之上,当然是正气凛然,无不赞扬书记的作风硬朗——狠煞不作为,“就是要有这种铁腕”!

 

但这种“铁腕”,却不料悖背了我国的法律——还是宪法性法律呢!按照法律,地方行政机关首长的任免,必须经过同级人民代表大会的投票表决,这就是说,一个市委书记是不能就这样“当场拍板”,撸掉一个县长的七品乌纱的呀!也许这位“硬朗”的书记“内定”惯了,“拍板”也拍溜了,所以忘记了还要有个法律程序,才能“摆到台上”来呢!至于我们的媒体,天天在呼喊“依法治国”,怎么到了“第一现场”,就不知道了“地方国家权力机关”才可以给一个县长戴上官帽或摘掉它呢!

 

这类新闻,究竟属于负面报道还是“正能量”,我们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便是早非个例。数年之前,报网热炒“献血大王”,说北方一颗善良之星,18年献血8万cc,救治了无数垂危之人,真是感动了中国啊!这几天,南方又出“献血大王”,说11年献血达18万cc,真是“遍地英雄下夕烟”!

 

然而也有细心之人,说一部《献血法》,规定两次采血间隔不少于6个月,每次采集血液量最多不超过400cc,这就是说,一个人每年献血应只能有两次,总量不超过800cc,18年献血8万cc,一年不是要4500cc吗?这是合法的“献血”吗?至于11年献了18万cc,要么采的血小板,如果是,也要说清楚,可不能就这样做出“11年献血18万”的重磅大标题啊——这样的事,不知血站是否向“英雄”告知过《献血法》,至少我们的媒体,激动之下,是不知道共和国还有献血的法律啊!

 

众多媒体的不讲法律,一个突出的倾向,是在“正面报道”中透出悖法的信息。已经有人质问,大力宣传读完小学就辍学的男孩,回家全力尽孝照顾病瘫在房的老母,媒体读过《义务教育法》吗?反复炒作七旬老汉十年来靠蹬三轮赚点微薄,全拿来资助失学孩童,媒体又知不知道有个《保护老年人权益法》呢?到处赞扬小学生坚持多年上街当“小交警”,一部《青少年权益保护法》,又放在哪里呢?这类的“正能量”,又给法治社会带来了多少“负效应”呢?

 

在我们工作的媒体中,曾有资深的报人以为“券商”与“上市公司”是一回事,也有善良的老总,想当然地断言加息必定是“利好消息”,更有权重的编辑将前阵沸扬一时的XX被移送审查起诉的消息,做成“XX已被起诉”的偌大标题,他不知道公安机关的“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与检察院的“提起公诉”,中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至于“小辫子记者”分不清“法人与法定代表人”,一个是企事业或团体,一个是活生生的自然人;闹不清“代理律师”与“辩护律师”,一个是民事官司,一个是刑事诉讼;理不清“未成年人”与“幼女”并不是一回事,等等,就更是司空见惯了。

 

微信里头,仅一个婚姻法的新闻宣传,就被公众列出错误达50例之多,而且反复回荡,十年不改。看看这条微信,对我们的同人似乎不无好处,追求法治,新闻界呼声强烈,诟病违法,媒体拍砖最为积极,可不能“以己昏昏欲人昭昭”以至于不断闹笑话啊!中国已步入法治,公众的宪法与法律素养提高甚快,我们的媒体人,不管你出身哪个专业,都来读一点法律的ABC,行不?

 

来源地址:市委书记能撸县长乌纱帽吗?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