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演空了?没进步?演员如何跨过三十岁这道槛

2019/11/9 0:16:10

演空了?没进步?演员如何跨过三十岁这道槛

“三十来岁对戏曲演员是个槛,过去了,有可能成为艺术家;过不去,一辈子就这样了。”32岁的李多伟正站在这个槛上。他所属河南豫剧院青年团近日携新作《玄奘》来沪参加上海国际艺术节。面对参加艺术节“600分钟600年——中国戏曲经典名家盛荟”的业界大牌们,上海昆剧团演员罗晨雪也提出了自己的困惑,“快30岁了,突然感觉有点空,不知道怎么演了。”

李多伟在《玄奘》中。

 

李多伟在《玄奘》饰演玄奘之师戒贤,这个角色原定由河南豫剧院院长李树建出演,“李老师推荐了我。”豫剧名家孟祥礼饰演玄奘。李多伟第一次与孟祥礼对戏,深感压力大,“台下,孟老师是我师傅,台上,我要演他师傅。”李多伟没有按照原有唱腔走,与老师重新设计真假嗓结合的唱腔,“高潮时候用小嗓,强调沧桑感。”

 

当被问到学艺多少年,他犹豫了几秒,“妈妈怀我时大着肚子唱《秦香莲》,我从小在戏箱上睡觉。如果非要算,我12岁进戏校,到现在20年了。”2013年,李多伟毕业于中国戏曲学员首届豫剧本科班,河南豫剧院专门为毕业生成立青年团,《玄奘》正是为青年团打造的第一部原创剧目。 李多伟坦言,青年团成立之初有过迷茫,“没有品牌,没有戏演。”三年,青年团在市场打响知名度,李多伟有了新的烦恼,百尺竿头,如何更进一步。今年他报名来沪参加全国麒派艺术研习班,向上海京剧院麒派表演艺术家陈少云求教,“研习班分不同老师带教,我就认准了陈老师的《追韩信》。”

陈少云指导李多伟。

 

看完《玄奘》,陈少云给李多伟发微信,祝贺演出成功。他没有去后台,“怕人很多,会影响你们。”李多伟有些感慨,“陈老师用实际行动教育我什么是德艺双馨。”他还记得初见陈少云时的情形,“陈老师第一次和我握手还半躬身,他那么谦逊,我都想跪下了。陈老师常说,学艺先学做人,又说得多读书,提高文化素质,才能摆脱匠气。”

 

“要不要继续,要不要改变?30岁的槛,我也遇到过。有的戏再演,也没有办法更上一层楼。”在市剧协主办“戏剧面对面·名家和青年戏曲艺术沙龙”上,梨园戏名家曾静萍这样回答罗晨雪的困惑,“不要急,学习不要往一个死胡同走,把眼界放到舞台之外,提高自己的品位、素养、悟性,琢磨生活细节,哪怕老师批评最近你演戏没有进步,你也要牢牢记住她说话的神态、动作,说不定下次能用到戏里。”听到最后一句,全场都笑了。

曾静萍在沙龙中。

 

“600分钟600年”汇聚全国各剧种戏曲名家,隐隐有同台对垒之意。曾静萍偏偏选了一出刚学的戏《吕蒙正·煮糜》,“70多岁的老师住在香港,17年没有演戏了。我派了我们团16个青年演员跟着老师学,我也学。戏里有下雪天女主角去河里洗米情节。排练时,我洗着,忽然下意识手一缩,这不是老师教的。心里想着下雪,手碰水,自然而然有这样的反应。接近角色,洗澡、睡觉、哪怕在电梯里都可能得到灵感。不要在一个‘门口'钻研。活着吧,生活有太多地方需要琢磨。”

魏海敏在沙龙中发言。

 

台湾地区京剧名家魏海敏在“600分钟600年”选择梅派代表作《贵妃醉酒》。33岁时她拜梅兰芳之子梅葆玖为师,“老怕自己学得不够,不像老师。”魏海敏慢慢发现,“不要依赖流派。要有思考的时间。”她对所有参与沙龙的青年演员说,“要思考如何演好人物。流派只是内在辅助,时时刻刻浸润在其中。为什么看老师的戏会让人感动,因为他们在戏里注入了一生的历练和学习。戏剧没有别的,就是要感动人,产生共鸣。”

李树建在沙龙中。

 

李多伟的老师李树建也参加了“600分钟600年”,沙龙上他鼓励后来者,“一座城市不能只有高楼大厦,有什么样的青年,就有什么样的未来。”

 


(编辑邮箱:scljf@163.com)本文图片:诸葛漪 摄   图片编辑: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