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清华大学股灾报告,点出哪些症结

2019/10/10 4:16:20

清华大学股灾报告,点出哪些症结

报告把股灾的原因总结为:杠杆交易的过度、无序以及监管不完善,放大了资金式的缺陷。这话怎么理解呢?杠杆交易,说的就是借钱炒股。融资融券自然是在证监会自留地亲儿子券商里面的,这个杠杆有多少,比如说融资余额数据,证监会可是了如指掌。放纵融资余额到2万亿,看不到融资余额和上证指数之间高达0.98的相关程度比例系数,我也是醉了。

 

说是杠杆交易过度、无序以及监管不完善,那也只能说,是自己工作没有做到位,再加上在一些重点领域,比如民间配资接入证券公司端口,放任自流,疏于管理,那风险有多大,自然是无法预知并且没有预案的了。

 

此外,报告里面还提到,“对各类集合投资计划、伞形信托、P2P等市场行为监管主体和规则不统一”,这是妥妥地暗指银监会啊。信托配资这块规模有多大,风险有多深,证监会是摸不到底的。信托公司本来就归银监会管,当证监会要求券商切断伞形信托的接入时,还有信托公司发函给证券公司表达抗议呢。这样的多头林立,各人自扫门前雪,自然无法因对一个潜在并且巨大的危机——更何况这个危机萌发于两大监管部门的交叉地带呢?

 

报告里面又提到:“本次资金救市,证监会由于不能对场内场外的融资行为实行统一监管,因而难以有效知道这个阶段股市发展当中的状况,当处置风险的时候,也难以拿出更加有效和准确的调控手段。”这句话颇有些意味。证监会无法监管到的融资行为,事实上就是信托配资。通过恒生电子Homs系统等配资行为,在股灾发展初期,就已经被证监会重点摸底。一应数据,证监会到配资软件商或者券商处一查即可了解。只有对于结构化信托,证监会难以掌握。

 

对于结构化信托,规模是可以统计的。但是,结构化信托里面,它的杠杆有多少,它的预警和止损的规定是怎样的,它的平仓是如何操作的,这些信息全部都掌握在商业银行和信托公司——有可能银监会对此也并不完全掌握。隔行如隔山,更何况证监会根本不可能给商业银行和信托公司发指令,要求他们提供数据。这样一来,不了解情况一头雾水就是理所当然的了。在7到8月的股灾期间,有多少股票连续跌停是因为信托爆仓导致,这些爆仓的一致性和系统性对于整个市场产生了多大的影响,恐怕只有事后才有可能去了解了。

 

所以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报告发出前后,舆论上突然出现了许多传言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要合并的信息。金融混业时代,分头监管虽然有其逻辑,但是在防范风险上,亦可能不适应现代金融市场的特点。目前金融产品已经进入了泛资管的大格局,一个产品在其设计和交易方面,很可能涉及多个监管部门。以伞形信托为例,配资资金来自于银行理财,通道是信托,开户和交易是在证券公司,风险管理是在私募基金以及商业银行,这些跨领域跨行业的合作,既是金融创新,也是对监管机构的挑战。

 

虽然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兼院长、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联席院长吴晓灵已经表示,目前并不存在证监银监保监三会合并的情况,但是,在清华大学的报告中,却已经提议,按照功能监管的原则,对于相同法律关系的产品,要由同一监管机构实行统一监管。如果监管部门暂时无法合并的话,至少要实现功能监管的合并。报告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