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日品“区” | 居委会敲章能敲出经典案例,也曾敲来法院传票,你的敲章体验美好吗

2019/9/21 16:48:00

周日品“区” | 居委会敲章能敲出经典案例,也曾敲来法院传票,你的敲章体验美好吗

人生在世,有一种烦恼叫“敲章”。为了办成一件事,可能需要敲好几个章,而每个章背后都可能经历种种艰难障碍,最终让人精疲力尽。


不过,敲章也未必全是烦恼。不少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居民,就经历过温馨的“敲章体验”,也因为有着这样的体验,居民与社区干部之间由疏离变得“心心相印”了。


今天,我们就来品品社区敲章背后的酸甜苦辣,世相人情和基层干部的管理智慧——

 


敲章界的“经典案例”

蒋迪雯摄


上海颇有名气的基层干部梁慧丽,几乎每次接受笔者采访时都会提到居委会的敲章问题。在居委会工作30年的她,为居民门敲过形形色色的章、出过无数个办事证明。


无论是以前什么事都找居委会盖章的情况,还是现在市有关部门明确界定居委会敲章事项的模式下,对于梁慧丽来说,敲章的本质并没有改变,都是“为居民解决实际问题,不让居民在自己家门口的自治组织碰壁犯难。” 梁慧丽帮居民敲章,敲出过好几个“经典案例”,如今成为她给年轻居委干部们讲课的教材。

梁慧丽在接待居民。 蒋迪雯摄


她所在的普陀区桃浦镇莲花公寓小区是个超大规模的老式动迁安置小区,位于三区交界处,地理位置偏僻,住了2800户、8000多人。2000年初居民们入住时周边环境差、设施缺,不少居民多年来满腹怨气,敲章事项也比一般小区复杂。


小区曾有位独居阿婆,常年由外孙女照顾,后来老人想搬去养老院住,养老院希望居委会出具一份证明明确谁是监护人。阿婆跟居委干部说,就写上外孙女的名字,敲个章就行了,不给你们添什么麻烦。


真这么容易?并不是。梁慧丽深知,这件事情并不是“向养老院交个差”这么简单,确定监护人涉及今后谁有权处置老人的房产和财物等一系列重要问题,搞不好家里就会有矛盾。幸好阿婆的5个兄弟姐妹她都熟悉,她一个个打电话,把他们约到居委会,大家坐下来一起商量谁做监护人,明确权责义务,妥帖安排阿婆的养老大事。


还有一种典型情况是,一些搬离小区多年的居民找到居委会,要求开具“曾经在此居住”的证明材料。那天,多年没有在小区出现过的老林,突然来找梁慧丽,为了申请廉租房的事要开一张证明。梁慧丽知道,此人一贯和邻居都不来往,没人能给他作证明,恰巧只有她知道一些关于他家的情况。但落笔开证明前还是要慎重,“我打电话给已经退休的老居委干部核实情况,得到确认后才落了笔。老林非常开心,有了这张证明,他能申请到廉租房的事,就八九不离十了。”


不少顺利敲章办事的居民,留下了对居委会的温暖记忆。


37岁的知青子女张女士在江苏路街道住了很多年,她清楚记得自己第一次踏进居委会大门的情景。她上中学时和父母一起回上海,住在江苏路亲戚家的房子里。有一次,她上学骑的自行车在家里附近被盗了,到派出所报案,民警要求先到居委会敲章。当时她心里很难过,居委干部那个和蔼的阿姨不但给她开了证明,还带着她到附近找车,并把自己走家串户用的自行车借给她骑了一段时间。


户口迁回上海前,张女士定期要续办居住证,定期要到居委会敲居住证明的章,她总是抢着要帮父母办这件事,为的就是看看居委会熟悉的阿姨,看看居委会办公室门口养的两只小乌龟。后来,父母的结婚证掉了需补办,为邻居垫付资金维修爆裂的水管需开证明,办理房贷需提供居住证明等等,她一次次跟着家人到居民区敲章办事。前几年,她怀孕时到居委会敲章建卡,如今孩子参加暑期社会实践活动也需要居委会盖章,居委干部早就换了一任又一任,但敲章的记忆依然鲜活深刻。


印章证明,从120个减少至20几个


有人曾经做过统计,最高峰时,居委会印章使用涉及120个办事事项,内容涉及亲属关系证明,房产、物权归属证明等法律事实,还包括办理信用卡、贷款证明、保障房申请等林林总总的日常事务。


敲章这件事,对居委会而言是把双刃剑——在为居民提供敲章便利的同时,也承担了许多职能和风险。

 

 


有一位居委会主任曾经因为敲章收到了法院“传票”:有一次,一个居民到居委会来,要求开一张居住在本小区的证明,居委主任对此人有印象、还专门向楼组长和邻居核实过确认住在本小区。原本是好心方便居民办事,没想到却收到了法院的信函--原来这个居民正在办理离婚官司,如果提供居住在上海的证明就可以在上海的法院起诉,但经过法院了解,此人常年居住在外地并非上海。


还有一次,小区有位独居老人过世,女儿要求居委会敲章证明平时主要是她在照顾,居委主任经过了解确实如此。没想到,老人的儿子有意见了,谁照顾得多,就意味着谁将分到老人更多的遗产,于是一纸诉讼又将居委会告上法庭,居委会惹来了法院传票。


2014年市委一号课题“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进行课题调研时,敲章问题也颇受基层诟病。之后,市里相关部门对此进行专项治理,形成了“居委会证明类印章使用”参考清单,居委印章证明减少至22项。


将于今年7月1日起施行的《上海市居委会工作条例》,其中为居委会减负提供了保障,明确了居委会敲章制度,对清单以内的事项,居委会应当使用印章出具证明;对清单以外的事项,居委会有权拒绝办理或出具证明。

 


敲章少了,热心诚心不缩水


居委会敲章,从120几个,减少到20几个,会不会出现社区干部对百姓急难愁问题“甩手不管”的现象?


笔者了解到,在不少基层干部眼里,敲章固然要依法依规,但为百姓服务的热心和诚心应该是一以贯之的,不能随着敲章数量的减少而缩水。

 


居民遇到难题,居委干部如果无权敲章,还可以帮助居民想办法敲到这宝贵的一“章”啊!


“80后”郑丽娟是松江保利西子湾居民区的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户籍在外地的居民周先生急匆匆来找她敲章,孩子即将出生,他却一直开不出妻子单位需要的《未违反计划生育证明》。根据上海的规定,这份证明必须由户籍所在地出具,夫妻俩专程回老家办这件事,却被告知离开太久无法了解情况开不了这份证明。


如果随口说一句,“我们居委会无权敲这个这章,所以爱莫能助”,也没啥错。但郑丽娟并未回绝居民,而是为之牵肠挂肚,费劲心思。遇到这样的事情,怎么帮助居民,郑丽娟并没有经验,她必须“现学现做”。她通过114找到了女方老家计生部门、户籍所在地,还拿到了男方老家县政府、乡政府、村委会、村支书的电话。一圈电话打下来,答复大同小异——无法了解情况,无法开具证明。


后来,郑丽娟想出一个解题新思路,由当地部门出具周先生夫妇上大学前的情况证明,自己再出具住进社区后的情况证明,两张证明正好弥补了空白时间段,最终,周先生妻子的单位认可了这两份证明,并且按规定让她享受了有关生育福利,事情解决得很圆满。


敲章这样的大城小事,背后蕴含着人生百态,人情冷暖。居住在这座城市许许多多的人,如果能拥有温馨的“敲章记忆”,点点滴滴汇聚起来,便能让城市更有温度。

 


本文图片: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